瓜瓜初试亲子丼(NSFW警告)

(@Caritas 反映主页一突开都是匿名贴,还是不匿了)改为匿名重发
(先发通商宽衣,如果可以再放首页,到时候要匿名置顶什么的,是到时候的事)
(等等谁移的)
(怎么还置顶了)

对人不对ID,,,qqqxx,,,


(对人类不感兴趣,如有不对请多多指教)



薄瓜瓜是怎么和习明泽认识并上了她的呢?

貌似没人知道。能确定的是薄瓜瓜那天皮带系的不紧而且滑了一跤;而习明泽在那天买了一包事后用的紧急避孕药。

总之他们在一起了。

权贵就是权贵,因有特权所以什么都是信手沾来,于是许多人打炮成瘾。

薄瓜瓜和习明泽好上了之后就没再出去打炮了,可能是怕法拉盛的梅毒艾滋病两人相性好吧。(如 胶 似 漆)

那天习明泽提出要让薄瓜瓜见见自己的母亲。薄瓜瓜想,我幼年时代就听过你🐎唱过“习亡的远野上”,绝对是没事找事。

习明泽表示,我妈得康康,都督后代有没有那么豪迈;Besides,我妈没那么简单……

之后他们就飞到了澳大利亚。

在一座前有花园后有泳池的豪宅里,薄瓜瓜见到了明泽的母亲,但却不是彭丽媛。她比起明泽更成熟,也更性感。幸好北半球夏天南半球冬天,裤子够厚,否则帐篷一突开呀……

“我叫齐心。”她说。

“嘿,亲家母您好!”薄瓜瓜鞠了一躬。

“嘿嘿,进屋说。”三人进了屋,齐心立马关了门,诡魅一笑,“其实,我也是习明泽的母亲。”

薄瓜瓜感到要素过多。理了理,不,还没理完,齐心就接上话茬:“我既是习禁平的母亲,也是他实际上的妻子。”

会心一击!“那彭丽媛......”薄瓜瓜几近心肺停止。明泽上前扶住瓜瓜,安慰道:“我们家的帐记在那儿别拉出来啦,细节不重要。抛开不说,我妈好像对你也挺满意的。”

……

是夜,齐心听着楼上锯着床腿,笑容逐渐变态,心里打着小算盘。


(前排提示:本篇有脱离今夜习母侍奉习明泽之寝取原设,请勿对号入座!)


……

第二天晚饭后,齐心邀请准小两口去泳池泡温泉(嗯?为什么泳池变温泉了?我也不知道)

瓜瓜以为明泽先下去了,结果到了温泉,只有齐心一人在,而且浑身棵体,坡涛汹涌。

“抱歉……”没等瓜瓜说完,lustful的齐心就把瓜瓜一把拽到温泉。“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事实上,明泽晚饭喝的红茶我已经下了药(致 死 量),现在,就我们俩,一♥起★快♥活”吧

事实上,瓜瓜的红茶也下了药,春药。所以这次他完全不受控制的,无耻的石更了。

“哎?你脸红啦?让我康康!”齐心直接给瓜瓜通商宽衣了。一根坚定不移的〇棒弹了出来。

“好家伙,这么对人妻感性趣的吗。。。”齐心的芊芊玉手握住了瓜瓜的几把,就着这热乎乎的温泉和沐浴露,开始帮瓜瓜发电。

“瓜瓜,感觉如何呀,这算小的,以我几百年的功力,分分钟让你射出来不是问题呢★”

“几…几百?”没等瓜瓜反应过来,齐心加快了速度,并集中刺激龟头尿道敏感处,惹得瓜瓜露出了ahegao:“你是一、一个一个,啊~~”

瓜瓜一tu开呀溅得齐心满脸是白浆呀满脸是浆。齐心舔舐着它,“嗯~30多年没碰过这么新鲜的小宝宝汁了哟~”说着一股脑把它吞了下去。

瓜瓜气喘吁吁地,他快失去理智了,他竟然和女朋友的母亲做了!但口嫌体正直的他,下身仍然如东方巨龙一般。

“你很勇嘛!”齐心露出了色迷迷的笑容,并且把屁股凑了过去。金莹剔透的妹汁从齐心的阴道中流出,如藕断丝连般。

齐心背对着瓜瓜,坐了上去。好紧!瓜瓜感觉着习母小穴的肉壁仿佛有着生命力,在吸着瓜瓜的那里。猛烈的节奏,使得他的硬棒时常撞击着子宫口,子宫口又回敬着亲吻他的肉棒。他很快又要高潮了。

“我不知道服侍过多少习家的男人了,我的名器无人能敌,你也赶紧缴械投降,乖♥乖♥射♥出♥来~”

“不…不行!拔出来!如果射在里面,我这辈子都没法面对明泽了!”瓜瓜怀着强烈的背德感恳求道。但齐心不停艹他,直到——

“老妈!不准抢我男朋友!温泉不是法外之地!”明泽晕晕的冲出来,齐心反射性地站了起来,薄瓜瓜射了,那里如喷泉一般(夸张手法)。

“欸,明泽,怎么现在才来呀,我在跟你的小男朋友深♂入交流呢,”齐心故作镇定,但眼中仿佛有颗放荡的心。

“我10米开外就听到瓜瓜的嚎叫求饶了!一听就知道你和他做了!”明泽吼道。

“是吗?女儿消消气,也来泡泡温泉吧。”齐心招呼着明泽下来,并给了她一杯82年的拉菲(别问我酒哪来的),明泽接过一杯喝下。没两分钟,明泽脸上泛起了红晕。

“嘿~瓜瓜~你也在呀~你刚才怎么没来呢~”明泽转过脸,晕乎乎地对瓜瓜说。醉醉的明泽真可爱,想日。

齐心从后背一把抱住明泽,左手抓住明泽的乳房,右手掰开了明泽的小穴。“瓜瓜呀,My Daughter can give you the sweetest (Chinese) dream...”

瓜瓜已经精虫上脑了,他顺势将自己的巨根插进了明泽的小穴。

“啊!~~”明泽扭动着身子,“这么♥猴急嘛?~~”却迅速接纳了他的棒棒。

瓜瓜干着明泽,齐心在旁边也不闲着,双手攻击着明泽的敏感点。

“妈~别调皮了~小豆豆~不行~”明泽一脸融化的表情。

随着齐心的挑动,明泽的小穴也有节律的缩紧,肉壁与瓜瓜的鸡巴亲密接触摩擦着。瓜瓜感到他的大雕仿佛被紧紧锁死一般,几乎动弹不得。

瓜瓜撸起袖子加油干着明泽,齐心趁机和瓜瓜来了个法式舌吻,两人的舌头在相互挑逗着。松开口,瓜瓜也亲吻了明泽。“母女俩都被你亲了个够呢~”,齐心笑着说。不仅在于找准了啵嘴之道,关键在于找准了啵嘴之道,这两吻使得明泽和瓜瓜都要来了。

“啊啊啊啊啊!~~~~~”明泽紧紧抱住了瓜瓜,下身连接处溅出了透明温暖液体。“我也要去了!”随着浑厚的释放感,瓜瓜的暖流传遍了明泽全身。

“哈~哈~哈~”小两口喘着粗气。两人几近脱力。

“夜还很长呢。”齐心说着就含住了瓜瓜的肉棒,上面还附着米青和明汁的混合液。

“emm, emm, 男女交合后融合的气味最棒了!”齐心淫乱着边舔变含糊不清的说。从龟头到根部,齐心精甚细腻地舔着瓜瓜。

“老妈,我也要!”明泽恢复了力气,也加入了舔阳的行列,两人一左一右,一边一国,好不快活。

齐心突然用自己颐使气指的教师奶夹住了瓜瓜的阳具,并上下夹着撸动着进行肉邦外交,不时舔着尖端。

“妈!你犯规!我知道你是以追求更多年轻精子为目标!”鉴于齐心占着整根瓜瓜,她只能聊以自慰。“嗯~嗯~啊啊啊啊·~”

瓜瓜听着明泽的淫叫,也糊了齐心一脸,齐心趁着没射完又整根含了进去。

没等齐心舔完脸上的亲甜滴,明泽(看起来完全清醒了)一跃而上扑倒了齐心,并双手揉捏着齐心的乳房。

“来!射在批里!射在逼上!”明泽嚷着瓜瓜,并扭动着臀部,让瓜瓜进来。

瓜瓜却不紧不慢,在两人的鲍鱼间摩擦。

“瓜瓜你怎么这样!狡猾卑鄙无耻小人…”明泽骂道,但身体却很诚实。两人溢出的液体让瓜瓜抽插得更自如了。

“嗯…这样不得劲,”瓜瓜说着就插进了明泽。明泽小穴饥渴难耐,再次紧紧缠绕了上去。

齐心抚媚地说:“还有老娘我呢~”瓜瓜三心二意,从明泽体内抽出,又堵上了齐心那里。

明泽坏笑:“老妈你还玩得不够吗?”说着也开始刺激齐心的阴蒂。

“啊~那里~不行~”瓜瓜想,母女果然一个样,敏感地带都差不多呢。

齐心的下面终归是名器,瓜瓜总是想先上呢。明泽心有不快,去用手指刺激瓜瓜的皮炎。

进进进进进进进(指突开菊花)

“嘿!明泽,那里…噢♂!”明泽把手指伸进了肛门。还舔着,旋转着。

“哦哦哦哦!”瓜瓜马上射了。

“噢噢噢噢!”随着瓜瓜暖流传遍齐心全身,齐心也去了。

明泽坐在了齐心的脸上,开始舔起了瓜瓜的雄狮。齐心也自然地舔起了明泽的阴部。

这次不能让你再占领瓜瓜!瓜瓜是我的!明泽想着,坐上了刚舔干净的那根肉棒,以追求中出内射为目标。

(瓜瓜表示真的要一滴都没有了)

(回光返照)瓜瓜起身,抱住明泽其中一条腿,全力进攻明泽的深处。明泽也将舌头伸进了齐心的阴道。被三人极度色情的声浪大海掀翻了温泉小池塘。

……

做了多少次呢?瓜瓜记不清了,但仿佛温泉的水都快替换成各种体液了。不做了三人睡大觉直到翌日夕阳西下。

……

“我真的对你很满意,你一来输出革命,二来输出温暖,三来折腾得很有干♂劲,我亲自把明泽交给你我很放心,你会带给她性福的。”齐心拍拍瓜瓜,赞许地说。


Bad End: 习禁平知道政敌薄熙来的儿子在和他的女儿交往后,派人抓回薄瓜瓜并实施犬决(指亲自执行)。

Good End: 三人幸终

Bad End(?): 瓜瓜留在了宅子,每天在过道走都可能被明泽和齐心袭击,晚上如果泡温泉还要吃会员制亲子丼。瓜瓜从此过上了快乐(?)、性福的生活。
9
冰棒外交 2020-03-16

4 个评论

习明泽是我的女人,薄瓜瓜我三天之内杀了你
草 细菌要进进进进进进进来了!
習亡の遠野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