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习正传

「我那个时候抗二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啦!你算是什么东西!」

阿习没有家,住在梁家河里;也没有固定的职业,只给人家做抗麦子的苦力维生,住在人家的沼气池上,每天都要突开化粪池,溅得主人家全是粪就走了。所以,人们一看到粪的时候,也还记起阿习来,然而阿习的那张死妈脸,看多了就让人想吐;只是有一回,有一个老头子颂扬说:「阿习真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孩子!」这时阿习正拿着面包,懒洋洋的把面包扔向自家养的大犬,阿习给他取名为习大犬,看出来阿习很喜欢它。

阿习又很自尊,所有梁家河的居民,全不在他眼神里,甚而至于对于两位「主席」,万寿吾江蛤主席和稻上飞仙邓碾平,也有以为不值一笑的神情。夫万寿者,将来恐怕要死于非命也;蛤主席大受居民的膜拜,姿势水平很高,而阿习在精神上独不表格外的崇奉,他想:我会阔得多啦!加以念过几句“清关易道,通商宽衣”,说过自己青年时代就读过的书单,阿习自然更自负,然而他又很鄙薄那些领导人,譬如每任领导人都要把手底下官员换一波,梁家河人叫「大清洗」,他也这么叫,那群领导人却叫「打黑除恶」,他想:这是错的,可笑!一朝天子一朝臣,朝朝天子都杀人。
阿习祖上也阔过,见识高,而且「真能做」,他爹和腊主席还是一起宽衣过的好炮友。本来几乎是一个「赵家人」了,但可惜腊主席喜欢做环保工作,经常去做手下人的绿化工作。他爹也不能幸免,阿习的娘和腊主席生下的儿子就是他,因此他爹不得不戴这顶腊主席和他老婆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编制的绿帽子。阿习曾把「农」说成「衣」的音,后来推而广之,「瞻」讳成「赡」再后来,连「笑」说成「酵」都讲了。一讲错,不问有心与无心,阿习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估量了对手,口讷的他便骂“你妈死了”,气力小的他便扛起200斤麦子打;然而不知怎么一回事,总还是阿习吃亏的时候多。于是他渐渐的变换了方针,大抵改为板着一张死妈脸了谁知道阿习采用死妈脸主义之后,梁家河的闲人们便愈喜欢玩笑他。一见面,他们便假作吃惊的说:哙,今天你又没穿农服了。 」阿习照例的发了怒,他板着死妈脸了。 「苟利国家生死以,亚当斯密汤因比!」人们喊道,这是蛤主席视察梁家河的时候问阿习“林则徐的诗你可曾读过”阿习便脱口而出道这句话,结果挨了蛤主席一棍子。阿习没有法,只得另外想出报复的话来:
「别看你……」这时候,他立刻知道这么一说会触犯头上三尺的蛤主席,便不再往底下说。
闲人还不完,只撩他,于是终而至于打。阿习在形式上打败了,被人揪住小辫子,在沼气池上亲自指挥“满脸喷粪”这一绝活,闲人这才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因为阿习共演了三次,所以人们把这个称为“三顾茅庐”。阿习站了一刻,心里想,「别看你今天闹得欢,今后都得拉清单……」于是也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他觉得他是第一个能够说出拉清单这种豪迈话的人。
「我那个时候抗二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啦!你算是什么东西!」想到这,阿习感到了来自精神上的胜利,他称之为“精神胜利法”。但他更喜欢称之为“习大大谈治国理政”。
阿习以如是等等妙法克服怨敌之后,便愉快的跑到宽衣室里宽衣,又和别人口角一通,被人们拉到厕所表演了一次“满脸喷粪”,又用自创的“精神胜利法”得了胜,愉快的回到沼气池,“不做了,睡大觉,做中国梦”放倒头睡着了。梦里,他梦到自己站在外交部的发言台上振振有词地喊道“清关易道,通商宽衣”。对着蛤主席和稻主席腊主席炫耀着自己青年时代就读过的书单,在电视台前对着13亿多中国人民说道:历史长河奔流不息,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疯狂宇宙之时。
27
冰棒外交 2020-05-16

3 个评论

雅,,,
请期待续作:阿习疯人院
这是《阿Q正传》在膜乎里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