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跨上了信息高速路 by 习明泽

“太好啦!大好啦!”听妈妈说,我家的电脑跨上了一天一千KB的信息高速路,我没想到文化程度这么低地欢呼起来。电脑网络这个境外反动势力设计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呢?爸爸告诉我:“它就像一个遍布全球的巨大沼气池,把每一个粉蛆、每一个岁静甚至每一个反革命连接到一起。在互联网里,可以随地脱粪,便捷地把cnmb发泄到周围的世界;可以用自己的funny mud pee溅得全世界的外国人满脸喷粪;还可以参加咧嘴大赛、遨游星瀚等各种活动。有了网络,咱们的地球就变成了一个小Shithole,五洲四海的人们可以随时进行别样的微博发布大战。”

网络真的这么神奇?我吃饱了没事干,迫不及待地叫妈妈打开八千万美元的电脑,我亲自撸起袖子加油干进入网络冰邦外交。不一会儿,我们家的户籍就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爸爸、妈妈、我......这些说着“包子”、“维尼”、“庆丰”等颐使气指的怪人们都笑眯眯地看着我,还用着我的照片做出各种通商宽衣的图片(习明泽有几种操法?)。“真神了!”我不由得赞叹起疯狂网络来。

妈妈还带我访问了一些其他精甚细腻的网站,里面的乐子太丰富了,有膜蛤粉红,有恶俗狗维,有抽象骡子,有Nmslese……真是应有尽有,我感到圈子一下子就追求贸易逆差了,金科律玉的大门向我敞开。

妈妈又教我发电子邮件。我试着给远在国外的瓜瓜发了一封巴拿马文件,结果被岿然不动的GFW挡住了。爸爸看着我,羡慕地说:我最牵挂的是你们这一代共产党的家业。我们艰难困艰艰困难艰苦的时候哪有什么电子邮件,有时只能抗200斤麦子,走十里山路过去真人快打。现在可方便多了,不仅在于找准上网之道,关键在于找准上网之道,仅仅几秒钟,就可以向国外发一封自我出道的邮件,而且还会被墙。不强自自强不息的科学技术发展得多快呀!”妈妈说:“是呀,你看。你爸爸萨格尔王把各大网址头条当他的QQ空间呢!”

我遇到什么困难,就不做了,恋恋不舍地下了网,聚沙成傻地看着爸爸妈妈,心思还在那神奇的网络世界里发酵呢!爸爸说:“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你再多上几次网,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啊,今后网警拉清单!”妈妈说:“共产党我操你妈!!!你他妈把多少人的生活!!!都他妈毁了!!!”我听了,更加喜欢网络这个新朋友了。不同意上网的请举手,没有没有没有,我盼望着再次进入奇奇怪怪的网络世界。
40
冰棒外交 2020-07-07

1 个评论

      “太快啦!太快啦!”听妈妈说,我家的电脑跨上了中国内网,我情不自禁地惊呼起不可战胜。世界互联网这个新鲜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呢?爸爸告诉我:“它就像一个遍布全球的巨大蜘蛛网,把大多数国家、大多数城市甚至大多数家庭连接到一起。在世界互联网里,可以查阅信息,便捷地了解周围的世界;可以用自己的电子信箱和全世界的小朋友建立联系;还可以参加网络上购物、拍卖等各种活动。这些呀,在中国内网里都不能干!”
  真的这么神奇?我带着好奇心,迫不及待地叫妈妈打开电脑,进入网络。不一会儿,404就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我操你妈了!”我不由得展现出中国特色花朵的气魄,口吐芬芳起来。
  妈妈带我访问了许多网站,都是404,或者连接超时。
  妈妈又教我发电子邮件。我试着给远在国外的表姐发了一封我自己用电脑画的贺卡,发送失败了。
  神经病!我恋恋不舍地下了网,愣愣地看着爸爸妈妈连个VPN都装不上,心想他们还真是傻逼呢!爸爸说:“今天用到的,只是网络防火墙功能的一部分,网络防火墙的用处还有很多很多呢!”我听了,更加讨厌网络防火墙这个新损友了。

更新

“太快啦!大好啦!”听妈妈说,我家的电脑翻过了网络防火墙,我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电脑网络这个新鲜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呢?爸爸告诉我:“它就像一个遍布全球的巨大蜘蛛网,把每一个小粉红、每一个反贼甚至每一个翠悦警睾连接到一起。在互联网里,可以查阅梁家河借阅室,便捷地了解中华文化;可以用自己的 protonmail、secmail 和全暗网的小变态建立联系;还可以参加网络上社工粉红身份证、拍卖VPN等各种活动。有了网络,咱们的地球就变成了一个小村庄,五洲四海的人们可以随时互喷nmsl、cnm、nmlgb。”
  网络真的这么神奇?我带着好奇心,迫不及待地叫妈妈打开电脑,进入膜乎。不一会儿,维尼熊的形象就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爸爸又突开了梁家河借阅室,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只见习近平在习明泽逼上用楷书篆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痛得习明泽惊呼不可战胜;习近平看见塑料模特就会性冲动,还申冤道是形势所逼;联合国控诉习近平满脸喷粪的行为违反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对此习近平辩称道自己还只是个孩子啊求放过……这些巨著刻画的习大大笑眯眯地看着我,还伴随着另一个标签页里的乳透社的音乐做出各种有趣的动作,一会吃屎,一会肏哭习明泽。“www真神了!”我不由得赞叹起来。
  妈妈带我访问了许多网站,里面的内容非常丰富,有「连登LIHKG」时事新闻,有「变态辣椒RebelPepper」卡通漫画,有暗网制毒知识,还有黑客辅导——真是应有尽有。我感到大脑一下子升级了,知识的大门一下子突开了,一瞬间我满脸喷姿势啊,满脸滋滋。
  妈妈又教我发电子邮件。我试着给远在国外的表姐发了一封我自己用电脑画的国画《怒斩习近平狗头》。爸爸看着我,羡慕地说:你们这一代真是大大的不幸福了。我们小时候哪有什么网络防火墙,有事就上街,没事就去天安门广场半个大学联谊会。现在可方便多了,仅仅几秒钟,就能被公安局民警锁定住所。倒车多快呀!”妈妈说:“是呀!”
  有人敲门了,我恋恋不舍地下了网,愣愣地看着爸爸妈妈被警察叔叔带走了,心思还在那《怒斩习近平狗头》里呢!
爸爸妈妈两天后骂骂咧咧的回来了。我听了他们的骂骂咧咧,更加喜欢VPN这个新朋友了。我盼望着再次进入奇妙的反贼世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