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瘟时期的爱情 第一章

「集、近、闭,要远离」,是防止感染新型猪瘟的蜜诀,是大姐齐桥桥最后咧嘴时的唠叨,也是习尔薇在姐夫邓家贵的车上时,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几个字。当时,猪瘟-19已经在尼蚂斯栏被不传人、可防可共多时,几乎没有人知道这猪瘟的可怕。曾亲自瞻仰死状的人说,从亲自感染到亲自死亡,只需要1小时23分10秒。发病时,患畜毛像低端尼蚂斯利斯的贫困一样全面脱落;而头变得亮黄,就像满脸喷粪啊,满脸是粪;薄子却抽搐着歪到一边,赤色的毒血从凸起的静脉中点点渗出,仿佛染上了党旗上鲜艳的东方红;而麻屁的身体甚至变得比脸还要黄,如果没有感染这神秘瘟疫的话,除非泡在沼气池里自找了两百斤苦吃,否则绝对不会翠成这样。习母齐心下定了决心,让女婿带习尔薇去梁家河乡下,和其他赵圈的小赤佬们一起避疫。

「集、近、闭,要远离」,是晚上在姐夫家热锅一样的床上睡大觉时,习尔薇仍在中国梦中不停反刍的喃喃疫语。在早上时,习尔薇是叫着「迟到了、要迟到了」,然后错穿亡姐内衣的冒失鬼;在新班级自我介绍时,习尔薇是害羞的平凡初中生,扯着还没奔小康的迷尼制服裙,结果却从上面把鼠习部露了出来;下课以后,则因为坦克般的牲材而成为了姐妹们的习大大。有一次,同桌的彭力援调侃牠说,「假如把你开到兲安门广场,估计能一路倒着辗死530.2个人不换档呢。」

「为什么会有小数点呢?」习尔薇歪着薄子思考。牠数学不好,以前还因为算错分数加法,而被姨使气指的教师爷罚过站。

「当然是因为你精准辗平啦。」

习尔薇怎么也想不明白三只手合力都数不出的数字,薄子歪得更疠害了。彭力援看着牠窘迫的样子,不禁发出了支支的笑声。

在到梁家河一个月后,梁家河大学附属女中和附属男中撅腚办一场别开牲面的联疫会。习尔薇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跳过尽显平民情怀的《通裳宽衣舞》,朗诵过史诗《萨格尔王》,耍过杂技《奭麦》,演过话剧《人民面前的小学生》等等,所以在齐心带着牠和冰邦迸贡的腊★肉★香★蕉去校长室找毛大大的十分钟之后,牠便成为了联疫会的主池人之一。

联疫会前一周的周末早上,习尔薇一边哼着:
清单长,清单短,清单永远拉不满~
池塘小,池塘宽,池塘终要被掀翻~
茬茬韭菜加油干,韭菜茬茬腾笼换~
不换肩、我扛两百斤,走过一山又一山~
尽犯奸、各贪八千万,一官一官都离岸~
~~~

早早地来到了礼堂,关上门,拿起拼音标注的稿子,对着空无一人的观众席练习台词。

「吝位老师,同学,家长(zhǎng),女土们,先生们,大家好!欢迎来到梁家河大学附属中学联疫会的馅厂!虽然裆下疫情严峻(jùn),但是在猪位网警同志前仆后继的删帖,和猝(cù)死下,舆(yú)情已经取得了可防可控的输步胜利!我们怀念他们!

明年春韭侬然绿!秋来先赏稻花香!我们要既来支,则安支;要天巡健,自戕不息!杆泄大家座无嘘习,我们江为大家献上采精,啊不,精采的表演!」

为了能给大家留下包跪的集体记忆,习尔薇努力练习着。牠忍不住想象自己正式上台的时候,穿着极具贵族气质的礼服,酵语盈盈地念着手中那精甚细腻的节目单。难道还有谁能比牠更快地把瘟暖传到每一个观众全身吗?没有!难道还有谁能赢得比牠还多的风狂雨骤般的掌声吗?没有!难道还有谁能像牠一样,在那种连大海都好像能宪翻的鼓掌声中保持kuī然不动吗?没有!习尔薇为自己在舞台上的地位沉醉着,闭上眼抱着稿纸,像抱着自己最喜欢的一管丰♥蜜,想着明年、明年的明年、还有明年的明年的明年,一直一直,都想要接着做主池人!

牠仿佛看到了毛大大啃腚的笑容,听到观众都在为牠欢呼着,心中有种异乎寻常的充实感,感觉身体热乎乎的,仿佛包子铺的老板在把牠做成牠第二喜欢吃的猪肉大葱包子:在全身撒了一小撮特制的胡★椒★面后,慢慢地,从下面习疏的葱林上访到上面两座精山淫山。牠感到一种柔和的力道在衣服下面逆行,像在绘制着一幅幅美丽的工笔画,又像是在丈量土地,好把牠的う阔え地的每一寸共产给那些牠幻想中的观众。

「集、近、闭,要远离」,是习尔薇在迷迷胡胡中下意识想起的戒条。可如果是为了这些牠最牵挂的前排的、中排的、后排的、坐着的、站着的、叫好的、鼓掌的、陶醉在演出中的、偷偷吃花生米的、在昏暗的灯光中撸起裙子加油干的、在邻座女同志的衣服下面指手画脚的猪位观众的话,就算与他们所有人一起去找准♥合作之道♥也不算什么了,更何况只是偶尔打破一下戒条呢?而且由于专家研究发现,新型猪瘟的感染率跟含赵量成反比,因此早已将含赵量不够的低端尼蚂斯利斯驱逐出了梁家河;又在边界修筑了奇奇怪怪的高墙,拉起了枞横交错的电网:赤佬们俨然做起了桃花源中人。想到这里,习尔薇松了一口气,决定放下戒条。牠从和观众♥打成一片♥的想象中抽身出来,忍住翩翩起舞的冲动,重新开始了练习。牠感觉身体越来越热,那种充实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集、近、闭,要远离」,是习尔薇终于意识到那种热热的感觉不是由于幻想,而是背后三寸有痴汉之后,奋力挣扎时的呼喊。本来应该放声尖叫的,可是这一个月来形成的条件反射像一个共和国的忠诚卫士,牢牢把守着喉头,把牠痛苦的喊叫都碾成细碎的呻吟,包在含胡不清的哀求般的呜咽里。那些的想象中的观众仍萦挠在牠的眼前,让牠产生一种在人群面前被侵犯的屈辱感。明明刚才还在幻想跟大家一起性习共抢的!!

经过痴汉前三十分钟的伟大探索,习尔薇汗湿的身体变得黏黏的,下面像一条不停流口水的小狗,正乞求着谁把长长的面♂包送到它的嘴里。是时候进行伟大的改革开放了!于是痴汉的那双手,不仅在于摸到排扣的位置,关键是在于摸到排扣的位置,将习尔薇的bra粗暴地解开,扯了出去。

「呜呜,不要做这种事情!」

习尔薇终于叫出了声音。牠挣开痴汉,把双手抱到胸前,稿纸滑落到了地上。牠回头一看,居然是好久不见的薄熙来:他正用中指托着刚从习尔薇身上扯下的大红色bra,还一脸嫌弃地说道,「你怎么穿着这种老男人才喜欢的内衣……」

「熙、熙来哥?!」

习尔薇当然不会告诉他,在昨晚的中国梦里,和姐夫一起在疯狂宇宙开垦M89星云和M64星云的事。牠们收获了好多好多丰♥蜜,姐夫满满地灌了牠一嘴,齁得牠起床的时候艰难困艰艰困难艰苦地穿错了摆在旁边的bra。

薄熙来没有追问下去。他早已欲火焚身,心中无比躁动,只想泄出生命的种子。他用嘴叼起bra,分开习尔薇抱在胸前的双手。那薄薄的XL夏季制服下,两抹粉红色的乳晕若隐若现,中间是两颗深紫色的PM250。薄熙来早已检查过,在堤前发育的乳房的丰腴脂肪下,习尔薇的肋骨没有勋性孳奭地突起,这使得他少了很多暴力的冲动。

此时已是中午,阳光穿过高高的玻璃,照亮了礼堂大厅。薄熙来突然温柔地放下习尔薇的双手,指着舞台中央。习尔薇会意了,走向那滩散发着洋槐花香味的浅浅光迹。躺在那舞台中的舞台中的习尔薇像被太阳的视线点燃了一样,牠的脸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灼热。牠脑海里的那些观众也都识趣地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熙来哥的脚步声在不停回荡。

哒、哒、哒哒、哒……

薄熙来走到了阳光下,正想着要苟日新日日新,可脚步声却没有停止——

贵支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猪瘟起赵赤佬下乡,大会开初中生上台。
纳腊肉腊肉喜钦定,习讲稿熙来后袭来。
25
冰棒外交 2021-04-19

7 个评论

建议加精
@白露为霜
世情小说
お願い
“精”甚细腻!
我妈死了

习近平为证明能量守恒定律,用吸管把嘴和肛门连在了一起。
这个是哥伦比亚的小说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