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龙

网安大队长包楚蔑懦夫正在上网冲浪。他身穿新的熊皮大衣,手里的清单拉得长长的,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火红色头发的杀马特条子,提着一只箩筐,筐里装满了从已经脱贫的低端人口那里没收来的扶贫款项。四周一片寂静……广场上没有一个人影儿……包子铺和沼气池的门都开着,像一张饥饿的大嘴,无精打采地瞧着这个人世间。附近连粉红也没有一个。

“CNMB!NMSL!”包楚蔑懦夫忽然听见有人怒斥。“伙计们,别放过它!中国人民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抓住它!啊♂……啊♂……”

听到大犬的尖叫声,包楚蔑懦夫朝旁边一看:环球屎包总部里蹿出一条大犬,三条腿合力向前跑着,向四面张望。它后面有一个人在追。他穿着一件洗得很干净的蓝衬衫,外面套一件深色西装。
https://i.imgur.com/J1L68hM.png

他紧紧追着大犬,只见他身子前倾,扑倒在地上,抓住了大犬的两条后腿。又听到了大犬的尖叫和人的喊声:“不要做这种事情!”从许多店铺里探出刚刚还在睡大觉的面孔,过不了多久报社旁就聚起一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像是从沼气池冒出来似的。

“好像搞了个大新闻,长官……”条子问。

包楚蔑懦夫来了个半面向左转,迈步向人群走去。在报社的大门口他看到:上文中说到的那个穿着西装的人正举起右手,让大家看血淋淋的中指。在他满脸喷粪的脸上仿佛写着:“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他的那个中指有一种“我们又赢了”的样子。包楚蔑懦夫认出这个人是专职叼盘的编辑胡吸精,他愁眉苦脸的,五官挤到一块,一副拉屎拉不出来,又似皮炎被人突开了的样子。在人群中央是这场乱子的肇事者,它是一条长得像熊似的大犬,尖嘴圆脸,肚子滚圆,毛被染成屎黄色,身上还被人套了一件红色的衣服。它张开前腿,趴在地上,浑身发抖,在它泪汪汪的眼睛里显出愁苦和恐惧。

“这儿出了什么事?”包楚蔑懦夫挤进人群问道。“为什么在这儿?你这指头是怎么回事?是谁在寻衅滋事?”

“老胡一向客观理性中肯,长官,谁也不会得罪……”胡吸精说,用拳头捂住嘴咳嗽了几下。“老胡正在跟团团商量下期环球屎包要刁哪方的盘,忽然这只吃饱了没事干的大犬过来对我输出革命……请您原谅,我是个叼盘手,我干的是精细,精甚细腻的活。老胡理应得到赔偿,因为,也许,老胡这个指头一星期都敲不了回车键了……长官,老胡相信公正永远不会缺席……要是战狼连友军都喷,谁还敢来为党国叼盘呢?”

“嗯!……好……”包楚蔑懦夫歪着脖子扬扬眉毛说。“谁家的大犬?这件事我绝不答应。我要让你们瞧瞧怎么能纵容大犬四处喷粪!该注意那些没有敬畏之心的官员了!等我拉了他清单,这错误执行者就会明白,乱放大犬和战狼出来喷粪会有什么后果。我要叫他知道头上三尺有神明……沪宁,”队长对条子说,“你去查一查,这是谁家的大犬,拉一份清单!这条大犬应当活摘。立刻执行!这多半是一条染上猪瘟的疯犬……我在问你们呢,这条大犬是谁家的?”

“好像是毛新宇少将家的!”人群中有人说。

“毛新宇少将家的?嗯!……沪宁,给我把大衣宽掉……真吓人,这么热!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有雨……我只有一点不明白,它怎么能把你咬了呢?”包楚蔑懦夫问胡吸精。“难道它够得着你的手指头?它这么小,而你是个每天能做300个俯卧撑的彪形大汉!肯定是你的手指被回车键上的标签纸扎了,后来你就想出了敲诈勒索人家的主意。你呀,你们这帮低端人口,大家都清楚……对你们这些刁民一定要硬气!”

“他呀,长官,他用过期面包喂大犬,而大犬呢,既然它不是弱智,它就张嘴一咬……这是一个异想天开,没事找事的人,长官!”

“一派胡言,独眼龙!所以,你都看不见,为什么给我泼脏水?长官是明白人,会还老胡一个清白……上访伸冤,我有思想准备,是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是会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的,而且已经形成黑恶集团的这些人社会联系还蛮广泛的,是有舆论能力的。……不瞒您说,老胡是军人世家,如果您想知道的话……”

“不许妄议!”

“不对,这不是毛将军家的……”条子深思熟虑地说,“将军家没有这种大犬……他家养的都是战狼。”

“你吃得准?要是报道上出了偏差,你可是要负责任的!”

“吃得准,长官。”

“我自然知道,我是身经百战了!将军家的大犬都是高端犬口,可是这条大犬——鬼知道是什么!毛色不好,样子也不行……长得像只维尼熊……他老人家会养这种大犬?!你们啊,naive!这种大犬如果落到北京或梁家河,你们知道会怎么样?在那儿可不会用面包喂它,而是一下子叫它人间蒸发!你,胡吸精,你辛苦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得让他们知道,中国已经没有贫困人口了……”

“不过,也许是将军家的大犬……”条子这时又说。“大犬脸上又没写字……前几天在他家院子里见过这样的一条。”

“不用说,是将军家的!”人群中有人说。

“嗯!……沪宁老弟,你替我把大衣穿上……好像有风……我觉得冷……你把大犬送到将军家去问一问。你就说是我找到了派人送去的。你告诉他们,别放它上街……也许,它值8000万美元呢……要是每个低端人口都用过期面包来喂它,那么不用多久就会把它糟蹋了。大犬可是一种精甚细腻的有生之物……你啊,混蛋,你把手放下!不必显摆你那只蠢指头!是你自己错了!”

“将军家的管家走过来了,咱们问问他……喂,栗公公!你过来,亲爱的,看一看这条大犬……是你们家的吗?”

“一派胡言!我们家从来没有这种大犬!”

“不必多问了,”包楚蔑懦夫说。“这是一条野犬!不必多说……既然看起来像野犬,叫声像野犬,游泳像野犬,那么它就是一只野犬……把它活摘不就完了。”

“这条大犬不是我们家的,”栗战书接着说。“它是将军大大家的。他前几天来过这里。我们将军不喜欢这种大犬,他大大却喜欢……”

“难道他老爷的大大来了?毛岸英本人来了?”包楚蔑懦夫问道,满脸横肉挤到一堆,凑出一个憨厚的笑容。“瞧,我的天啊!我竟然不知道!他是来住一阵的吧?”

“是的……”

“瞧,我的天啊,他这是来给侄子送烤鸭和腊肉了。可我竟然不知道!就是说,这大犬是他老爷家的?我很高兴……你把它带走吧……挺不错的小犬儿……挺精甚的……它喀嚓一口就咬了这刁民的手指头!蛤蛤蛤!……咦,你为啥发抖呀?汪汪……汪汪汪……它生气了,小坏蛋……小犬崽……”

栗战书招呼大犬,领着它离开了报社……人群冲着胡吸精哈哈大笑。

“等着吧,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啊今后拉清单!”包楚蔑懦夫威胁胡吸精说。说完他裹紧大衣重又在广场上巡视起来。
18
冰棒外交 2021-05-03

5 个评论

俄爹的作品,估计习敬瑭手下那帮孙子也不敢查水表
小建议:脱衣服那一部分能不能改成“宽衣”?
小建议:脱衣服那一部分能不能改成“宽衣”?

已修宪,谢谢
这一突开啊,溅得我满脸是老胡啊
建议胡锡进也离婚,结果发现自己的财产要全部充公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