膜乎青年时代(18年)真的是“膜”乎吗?

看了几个膜乎青年时代的关于64的帖子
18年的膜乎主流用户还是肯定ccp,否定学生的。放到今天的膜乎个个都是反革命。
天降伟人吸茎瓶 委员 拿到习主席讲话如获至宝,学习习主席讲话如饥似渴,提起习主席讲话如数家珍,运用习主席讲话如鱼得水
说明加速主义起作用了
kill_ccp 委员 葱花正统在膜乎
因为现在的膜乎继承的是品葱的正统(正港反贼)。
1.膜乎早期是粉治时期
2.粉红投降以后,把膜乎还给了当时还是正港反贼的品葱。(有一部分极端膜独认为品葱并没有获得膜乎主权,主张膜乎主权未定论)
3.品葱在接受膜乎之后,很快被韭匪侵占,变成了品韭沦陷区,于是葱府迁膜,膜乎变成了品葱正统。
我这个经历过老膜乎时代的前朝遗老遗少,跟你们分享一点之前在新、老两个膜乎谈笑风生的经历:

本人2018年初注册膜乎账号,当年注册的时候好像还要绑定邮箱。那个时候膜乎用户还不多,而且主要都是油兔频道【新蛤社】的粉丝。用户基本以膜蛤和辱包为共识,但是政治立场既有彻底反共的,也有反包但对中共还抱有一定幻想的。

后来随着用户越来越多、讨论的范围越来越广,中共这具政治僵尸的僵化与腐朽越来越得以充分暴露,膜乎也越来越成为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

2018年底,最大简体中文时政论坛“品葱”倒闭了,站长欠下3.5个亿带着小姨子,品葱难民们没有办法,只能出逃膜乎寻求庇护。几个小时之内,膜乎用户数量和信息量暴增。几天之后,膜乎最终还是重蹈了品葱的覆辙。

2019年初,现在的膜乎也就是本站成立。本站最初依附于“新·品葱”,所以也叫“续·膜乎”,几个月之后去掉了“续”字。2020年四月底,“蒹葭苍苍”事件引发“反送葱”运动,“膜独”呼声空前高涨,最终成功取得独立。
我记得膜蛤本身也是讽刺起家吧,不带对江泽民的个人崇拜,对CCP也是批判甚至完全否定的。膜着膜着就成粉治了我局得应该和孙笑川的起势之路差不多
有事找大哥 大哥可以帮你解决任何事情
很蟾愧,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指鸠占鹊巢)
别的不说,至少那时都在膜蛤,看看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全面侬法治国委员会副主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0
  • 浏览: 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