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接诊的一名患者好像感染了武汉肺炎,我现在好慌啊该怎么办?

我是北京 301 医院(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科的一名主治医生。众所周知,301 医院是我国高层领导人专属的医院。我们 301 医院的前身其实是大名鼎鼎的 731 部队医院,不过后来中共勾结太君⋯⋯啊不,日本鬼子在 731 部队医院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的丑闻被揭发,共产党才把医院改名为 301 医院,并封锁我们医院原名 731 的谣言。之前北京爆发武汉疫情的时候,全城有将近八十九万人感染,至少六万四千人死亡,可我们医院却从始至终,连一个武汉肺炎的病例都没有出现过。我们的保安履行了他们光荣而伟大的职责和使命:誓死保卫领导,不能让任何一个可能携带着武汉病毒的韭菜接近领导或领导的亲属。有好几个韭菜想要带他们的家人闯入医院接受治疗,幸好我们医院英勇的保安不顾自己被感染的风险,把他们全部拦在了外面。党中央给我们下达了死命令,那些韭菜可以死在被封死的家中,可以死在救护车上,可以死在前往其他医院的途中,可以死在 301 医院的门外,但就是不能死在 301 医院,死在赵家人的医院里。在新中国 71 年的历史里,我们第一次没有让领导先走,而是真正地做到了「让人民先走」。

不过,就在今天,301 医院「感染:0」的神话和奇迹,或许就要永远地黯淡下去了。

事情是这样的。今早,也就是刚刚,我接诊了一名患者。这名患者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没有露出面容,不过看外表像是一名女性,暂且称呼这名患者为她好了。像她这样打扮的患者我们医院接过不少,通常都是高层领导人的情人,同时本身又比较有名,所以需要掩人耳目,像我这样不属于赵家人的医生都不允许打听的。我还注意到,她的脸上戴着好几层的 N8848 钛金口罩。

N8848 口罩是美国哈佛大学圣地亚哥实验室在 2017 年 10 月新研发出的产品,不仅对 250nm 大小的颗粒物达到了 100% 的过滤率,并且使用了聚丙烯熔喷驻极技术为口罩注入了量子能,有着延年益寿的功用,让使用者每分钟只衰老 59 秒,相当于寿命增加一秒。网上传得很神的一些产品尤其是保健品,大家通常以为是假的,是谣言,但实际上那些技术都是真的,效果也比传言只高不低,只不过韭菜们买到的都是无效的仿冒品,真的都在高层领导人手上。就我所知,在其他省份只有省长、省委书记有屈指可数的几只 N8848 口罩。那些平日里趾高气扬、气势煊赫的官老爷们对待这几只 N8848 口罩就像对待像珍宝一样,小心贮藏,重复使用。这种 N8848 口罩在北京却有足足四千多只,是几个很好骗的华侨耗费巨资在海外购买,送到北京指定要给我们这些前线的医生的。当然我们也从未指望过能够佩戴这种高端的赵家人专属的口罩。统战部口口声声地答应了会确保把口罩交到前线医生的手上,向那几个没有脑子的华侨连连道谢,然后货运飞机刚降落到机场,几个高层领导人的秘书就把那些口罩全部瓜分了。

我看着面前的女子,好家伙,看她脸上口罩的厚度,我估计至少有八九只。我不由得吃了一惊,这得是政治局哪个委员的情人,而且这委员一定是非常喜欢她,才会把自己的口罩让她如此挥霍。就在我愣神的片刻,面前的女子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但莫名地有些熟悉,好像经常在什么地方听到的样子,但又不像我看过的影视剧里任何一个明星的声线。「爱 cunt breeze.」她说。听到这一句乡土气息浓厚的英语,我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的意思是她无法呼吸。我心里瞬间飘过一片 mmp 的弹幕,但身为 301 医院的一名医生,我的脸上还是保持着职业的笑嘻嘻。这他妈不是废话嘛,北京今天的雾霾又爆表了,而且你还戴着八九层的口罩,呼吸能顺畅才怪了呢。

最近河北再次爆发疫情,其实已经控制不住了,但高层领导人和他们的亲属、情人还是不可能接触到武汉肺炎患者的。如果说滞留外国的韭菜想要回国需要核酸检测和血清特异 IgM 抗体检测双阴性证明是很高的要求,想要见到这些被严密地军事化隔离的领导人和他们的亲属、情人,还会被注射 100 毫升的高纯度武汉病毒,隔离一个月后确定有抗体才允许通行。这么大剂量的病毒,有些韭菜就算有抗体,在接受注射后都倒地不起,一菜枯乎。

虽然面前的女子几乎不可能感染了武汉肺炎,不过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我开始询问面前的女子是否有发烧、寒战、咳嗽、疲劳、肌肉或身体酸痛、头疼、丧失味觉或嗅觉、喉咙痛、鼻塞、流鼻涕、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面前的女子却一句话都没有再说。我实在没办法,只好看向一旁一个面相猥琐,大概是随从的男子。男子自我介绍说,「医生你好,我贵姓赵,尊称我赵公公就好。」我看他唯立是图、坚诈阴险的样子,勉强算是配得上赵的威姓。

赵公公向我说,我接诊的这名女子最近隔离在家,没有接触任何人,只是每天见一名领导人至少一面,每次见面不超过三分钟。他接着向我说道,我询问的所有的症状这名女子都有。我沉默下来,内心开始慌乱⋯⋯啊,我的意思是——,思考,对,是思考。如果所有的症状都吻合,这已经可以临床诊断为武汉肺炎了。武汉病毒在中国有着 14 亿人的培养皿,早已经进化出了 6.4 的基本传染数,传染性和风疹、白喉、天花相当,甚至连 N99 口罩都无法阻拦这个变种,它的病死率更达到了惊人的 50%,亦即,在所有确诊了中国变种的武汉肺炎的患者中,有一半人都死去了。

我向赵公公说明了我的判断,这名女子很有可能感染了武汉肺炎。我让他立刻带这名女子去做核酸检测和血清特异 IgM 抗体检测,同时通 知检验科的同事做好武汉肺炎的防范准备。走之前赵公公还在旁边嘟囔什么「如果是那位领导的话,更有可能是猪瘟」。我对这种毫无专业素养的话嗤之以鼻,人怎么可能感染猪瘟?再说了,在 26 个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中只有两头猪。如果是那两头猪的情人,阵仗、排场怎么会只有一个小小的随从?那种级别也不是我一个主治医生有权接待的,至少得要身为赵家人的院长亲自迎接、亲自问诊才行。

这名患者如何感染了武汉肺炎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如果这名患者死在我手下,我被拉清单怎么办?更重要的是,如果我感染了武汉肺炎怎么办?我的妻子和儿女又该如何是好?

哎,我也是昏了头脑才会想到向你们这群反贼求助,还透露了这么多机密信息。不过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束手无策了。我究竟该如何是好,还是按照你们一篇题为「用习近平思想指导治疗新冠肺炎」的文章就此放手一搏、撸起袖子加油干,试着按照我的前辈抗议英雄终南山的建议,给这名患者开一些连花清瘟胶囊、白云山板蓝根、安慕希霉菌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中医老方?

————————————————————

在线等挺急的,患者马上就回来了,我得赶快想好话术⋯⋯啊不,对策才行。

相关问题:
我的一个朋友生命垂危,我该怎样用习思想为她治疗?
为什么会无法呼吸?
用一张图教你如何分辨N95与一次性口罩

延伸阅读:
人和刁大犬真的可以感染猪瘟。《BBC》,「科學家稱在中國發現可傳人的豬流感病毒 台灣高度關注」。

————————————————————

「通 知」一词在去除空格后总是会被替换成「大新闻」,哪怕用 “code” BBCode 也是一样,“​” 也不能显示。

请问有什么 escape 规避替换的方法吗?谢谢!
积恶成习 常委 努力削习 做共蟾主义的接班人~
遇到困难,那就不干了,睡大觉,第二天重新来过。

要真死了,你就在她身上写"打倒共产党,打倒习近平"。如果感觉她是某泽,那就用俄文写上"已签收,不满,销毁",就行啦~
恶习像弹簧 常委 你弱牠就强 境外马国势力
建议学习朝鲜金大大的物理抗疫措施,再学习当年“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精神,既能非常有效地控制武汉肺炎及英国变种武汉肺炎,又可以为建设射惠煮义现代化强国(因为物理脱平小康之后,当然下一步实现附墙、皿煮、坟明、河蟹、霉丽的性时代~),还可以减缓人口老龄化和中国人口过多的问题!

(还可能把进宫被🐻操的粉红官猿们全献掉,吼不吼哇)
习近平Xi_Jinping 中国主席习近平
主席我建议直接把这个患者拉出去枪毙。
维尼万碎 抗二百斤山路不换肩
应该用抱射疗法 一次不行就两次 肯定能够根治武汉肺炎 如果你抱不动也可以用骑马大法 不过疗效会持久一点 可能需要89天 64个疗程来根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伊真神已經降生惹喵~(趙翠帝怎麼還不去死呢? 如果在膜乎找不到我,歡迎來我維基百科同名的使用者討論頁面留言,我查維百在未來可能會比膜乎會更經常一些,也歡迎通過維百的 Special:电邮联系/XComhghall 聯絡我。請注意保護個資,電郵聯絡會透露您的電郵位址,前者則不會。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12
  • 浏览: 2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