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热力学作业指导习近平

我是一名大学牲,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物理学家,将来为实现习总书记的中国梦而奋斗。

这一天,我走在梁家河边的小路上,猛然间看见远处的路口有一头大肥猪在路边拱着什么,粗看时我还不以为意,因为这里涉及到了一段久远的往事,老人们说当年习总书记下乡来到此地时,每天晚上都要村民们送一头母猪和他同寝陪睡,因为习近平总书记平常在乡里横行,并经常作出一些出格的举动如:让要饭的人滚蛋,并把面包喂狗,但介于他是大院来的,所以老百姓们常常敢怒不敢言,对于习总书记和猪同寝这件事,大家也都不敢吭也都不敢问,但是据有些小孩描述:他们曾经半夜到习总书记房间附近偷听,只听见那些母猪的惨叫掺杂着一些呻吟声,这呻吟就好似平常习近平同志趁周围没人时在他们面前脱下裤子拨弄两腿之间的黑豆芽时发出的一样,后来有一次习近平同志突然半夜发出杀猪般惨叫,据知情人士透露,习近平同志被抬出来时两腿之间血流如注,疑似是老母猪把他的睾丸咬掉了一颗,从那次习近平被送到省里医院接受紧急救治后就再也没有在这个村子中出现,只是后来有谣言说是习近平同志的一位栗氏朋友忍痛将自己的睾丸移植给了他,不管怎么说,为了庆祝这一胜利性时刻,纪念那头母猪为村子做的贡献,老百姓们决定从今往后把村里的猪散养不圈了。所以说呢,我在路边看到猪也不足为奇了。

我继续走向前来,想看看那头猪到底在拱些什么,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头被我认为是猪的生物不是别人,正是在村子里消失已久的习近平同志,习总书记!于是我走到习总书记身边,看到总书记正撸起袖子,用一根大棒捅着旁边的沼气管道,想到我朝思暮想的偶像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腿一发软,直接跪了下来,趴在了习总书记的臭脚上,闻到这沁人心脾气味,我不禁喊道:“习总书记我想死你腊!”习近平总书记瞟了我一眼,说道:“你鸡巴谁啊?”听到习总书记的回答,我立刻精神抖擞,爬起来将自己介绍了一遍给他,看着总书记正突着沼气,好似要把管道捅破,我立刻告诉他这是一种错误的方法,前段时间老师刚给我们布置过相关热力学作业,为了将这一切讲清楚,我拿出作业并给习总书记列出了一套算法:

这个沼气管道中有50%的屎和50%的尿。屎沉在管底,尿浮在屎上,是最理想的情况,我称之为“归位”;混合物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一半是屎一半是尿,我称之为“错位”。为什么选择归位而非错位?因为屎不适合漂浮,尿不适合混合,错位会导致成本的上升,这便是焓增。这里忽略反应熵,但不能忽略混合熵。屎尿少数情况下会发生适当的错位,偶尔交换角色,弥补对方并不常见的缺陷,如果熵增大于焓增便可行。混合熵deltaS=-R(屎 * ln屎 + 尿 * ln尿),屎+尿=1,分别是管道中屎尿的比例(所以都是0.5),所以一定大于0。混合焓deltaH=屎 * 尿 * 键能,大于0。所以吉布斯自由能deltaG=deltaH-T*deltaS,小于0就会发生混合,大于0就不会。是否大于0,决定因素就是屎尿比例,以及温度。

沼气池终究会走向热寂。但是在沼气管道,习总书记把这个过程提前了。现在这根管道里的,已经不能称之屎尿汤的混合液体,只不过是受到厕所正常世界的物质输入,重新装作屎尿屁一样运转的,毁灭后的沼气池而已。不管这里看似有多么繁荣,这里的屎尿已经失去了自我,走向了无尽的融合以至于混沌当中。

我一套理论下来直接把习近平总书记讲蒙逼了,奇怪,他不是清华博士吗?我为了给总书记讲明白,又画了一张图:

https://community.geph.io/uploads/default/original/2X/8/8d49cff4f4667005b741bd3407464079f0162148.png


能量图当中的实线是如果两者完全混合(成键),能量和尿比例的关系;T1和T3的虚线则表示两者完全不混合的情况下的能量,由于没有反应,就是两者的原始能量乘上他们的比例的和,所以是直线。物质会自发选择能量低的状态,所以T1是完全不混合,T3是完全混合,因为T1温度低,焓很正,但熵的影响不大;T3温度高,焓不变,但熵的影响很大。T2则是尿比例在a以下或b以上就是完全混合,因为这时的熵 * 温度更大;但在a和b之间,从a往右移或b往左移,熵增的影响就没有焓增那么大了,导致混合还不如把a和b的点连直线的能量低。由于尿比例是0.5,T2时就是两种隔开的不完全混合物,其中有(b-0.5)/(b-a)的比例是[a*尿+(1-a)*屎]这种,还有(0.5-a)/(b-a)的比例是[b*尿+(1-b)*屎]这种。所以在二元相图,横坐标0.5画垂直线,和T1、T2、T3的交点分别位于“完全不混合”,“部分混合”和“完全混合”的区域内。T1代表屎尿完全归位,T3表示屎尿角色完全混乱,T2部分混乱

听过我这一套讲解过后,习总书记面色通红,憋了半天说道:“小同志你讲的不错,要不你直接给我指点一下这个沼气管道到底该怎么突是好!”一番思索下,我往管道上一处画了一个叉号,并告诉总书记:“往这突准没错!”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习近平总书记一棍子猛的捣下去,一突开啊,溅的我满脸喷粪啊满脸是粪!这大粪溅到我脸上是小,关键是还有一小部分溅到了习总书记的身上,见到自己身上被溅上了大粪,总书记龙颜大怒,一棍子把我抡到了地上,对着我吼到:“突沼气池,运气好不出事,一旦你出了事那就倒大霉”“别看你今天闹的欢,小心今后拉清单”说完就离开了。只留下我抱着刚刚列出来的热力学公式,留出了悔恨的泪水。

References:

[1](2021). 用习近平思想指导热力学作业
等等好像不对,既然屎沉在管底,一突开不应该是满脸喷尿吗?

原来,在突开的时候,爷爷的温暖一瞬间传到了沼气池的全身!温度一下子从T1升到了T3,于是喷出了均匀的屎尿混合物!

难怪说沼气池终究会走向热寂,但习总书记把这个过程提前了。
马英九总统 常委 马英九练习死亡之握,一发就摧毁庆丰大帝
精甚细腻,建议置顶。@Okamisan
菲利普贝当 劳动、家庭、祖国
这字看起来好累啊建议用latex写公式
墙囻庆丰大帝 常委 虽然已经修宪称帝,依然是卡哇伊的小学生。朕亲自加速,亲自换档(党)!
你上过习近平吗?你了解习近平吗?你对朕一无所知,还充当金科绿玉的教科书,衣使气指的教师爷,是什么居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